九芝堂如何自我救赎?业绩暴降分红豪气 多位董监高集体离职

时间:2020年06月03日 08:15:41 中财网
  在董秘胡兴辞职3天后, 九芝堂 昨日晚间公告聘任新任公司董秘。在今年前两个月,公司已有一大波董监高成员集体辞职。

  李振国入主九芝堂5年,除靠友博药业让公司业绩昙花一现外,并未让九芝堂长久焕发光彩,反而让这家百年老店雪上加霜。

  几乎在友博药业业绩反转的同时,公司整体业绩连续下滑,归母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。

  友博药业业绩缘何骤降?

  2015年,九芝堂(000989.SZ)通过重组方式将友博药业纳入公司体系中。当时,公司除了原有传统的补血、补肾等产品,新增加友博药业专注的心脑血管产品:疏血通注射液和复方降脂片。这一度被公司视为业绩新增长点。

  彼时,友博药业及相关方面承诺,2015年至2017年,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.57亿元、5.15亿元、5.79亿元。

  在3年承诺期里,友博药业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:分别为101.29%、100.69%、101.66%。

  随着友博药业的置入,九芝堂业绩一度焕发“光彩”,2017年,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38.0亿元和7.12亿元,为上市以来最好的业绩。

  2017年之后,友博药业经营状况出现大滑坡。

  2018年,友博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0.42亿元,同比减少44.96%;净利润2.89亿元,同比减少52.39%。2019年,净利润更是直接降至1.30亿元。与重组时预测的6.30亿元和7.02亿元的数据相差甚远。

  究竟出了什么状况,让友博药业如此不堪?

 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值得关注的市场背景是,2017年,《新版医保目录》明确限制26种中药注射剂的使用,友搏药业的“疏血通注射液”被列为“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确的缺血性脑血管疾病急性期患者”使用。

  这可能是导致业绩下降的众多原因之一。

  业绩暴降,分红豪气
  友博药业业绩反转让外界诟病不已,最近两年公司业绩连续下滑,实施大比例分红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2017年,公司业绩达到上市以来的巅峰,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42.02%和9.27%。在此之后,公司立即陷入业绩下行的局面。

  2018年-2019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1.6亿元和31.8亿元,同比增长-16.73%和0.68%;归母净利润的表现更是急转直下,分别为3.36亿元和1.92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-52.76%和-42.90%。

  按说业绩这么差,在分红方面或许应该低调一点,但是在公司实控人李振国主导下,则表现出大胆的一面。

  2018年和2019年,公司均按照以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4元(含税)的“方案”执行,分别派发现金股利3.36亿元和3.36亿元,为各期净利润的100%和175%。

  深交所也在前几天的年报问询函对此表示疑问。

  根据财务数据显示,公司并不差钱。

  截至2019年末,公司货币资金2.97亿元,还有交易性交融资产5.53亿元,这些资金中大部分拿来购买理财产品和用于结构性存款,当年合计产生投资收益1249.23万元,平均年化收益率2.2%。

  不过,公司的应收票据、应收账款以及其他应收款在2019年期末全线下降,特别是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已连续3年下降。

  多位董监高集体离职
  公司业绩一年不如一年,人事震荡随之而来。

  5月30日,公司董秘胡兴向公司提出辞职,其在2018年9月就任董秘,在公司任职期不到2年。

  除了胡兴火速辞职,在今年前两个月,公司已有多位董监高成员集体辞职。

  斑马消费初步统计显示,今年1月14日,公司副总高金岩、杨连民宣布辞职;2月26日,董事刘国超、董事兼副总盛锁柱、董事李劲松、监事李威和刘淑霞同时辞职。

  监管方面尤其对公司业务异常表现表示关注,今年5月,公司因违反会计准则等相关规定接到深交所监管函和年报问询函。

  此外,公司实际控制人、董事长李振国与财务总监孙卫香日前因未能忠实、勤勉地履行职责,已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。

  虽然上述离职岗位人选早已补充到位,公司押宝的疏血通注射液如昙花一现,在友博药业业绩承诺完成之后,公司整体业绩急剧下滑,盈利状况日趋低下。

  在这种状况下,公司并没有减少销售费用的开支,其费用自2015年以后一直居高不下,年支出金额逐年升高。

  2015年至2019年,其销售费用分别为0.73亿元、6.77亿元、15.94亿元、13.34亿元和12.88亿元。特别是最近3年,公司销售费用分别是各期营业收入的41.98%、42.19%和40.50%。(斑马消费)
  中财网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在线观看黄色网站,国产av在线观看,无码黄色,色妞影视,妹妹背着洋娃娃